逃之夭夭

    第2章逃之夭夭
    “名字”付曦文一只手压制住女孩的双手,另一只手钻入她的后背摸索。
    “靠”靳佑和骂了一句,人从他面前被抢走了。
    单纯善良的小白兔,眼睛里还有几分懵懂与无知,这如何不让在场的两人疯狂,尤其付曦文。
    “我先上,等我上了之后再给你。”男人头埋在女孩脖颈间,狠狠地吸了一口气。
    许是被他的动作吓到了,明姝一时半会没有任何反应,任由男人的手逐渐往她的内衣带子摸去。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两个上过之后才轮到我上?”靳佑和瞥了一眼干的正猛的诸斯和正要开始的付曦文,语气充满了不爽,但没人理他。
    男人修长略带薄茧的手指在明姝的后背摩挲,掌心的温度带起后背阵阵痒意,西装裤包裹的巨物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女孩的腿心一下一下地顶弄。
    见明姝没有反抗,他松开了钳制她的手,而是向下往她的裙底探去。
    另一只手早已探入女孩的乳间,时不时捏一捏顶端的乳尖,在女孩紧身吊带的包裹下显得特别色情。
    “嗯~”一声嘤咛自明姝的嘴边溢出,这让付曦文一股血液直冲大脑,现在的他完全放松了警惕,只想把女孩抱在怀里,用他的阴茎干得面前的女孩潮水泛滥,口水失禁,只会大张着嘴巴嗯嗯啊啊。
    让天使堕入凡间,沾染污秽,怎么不让人兴奋。
    他的指尖摸到女孩蕾丝花边的小内裤,隐秘的穴口就藏在里面。
    “别怕,哥哥的鸡巴保证让你爽。”男人似乎大发善心的安慰起女孩来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女孩纤细的手握住了他的手,手的主人在向对方传达拒绝的信号。
    但那只浅绿色指甲的手似乎特别无力,搭在男人强势向下的手上成了一种装饰品。
    手已经摸到了女孩肉感的阴阜,想要为即将到来狂风暴雨来一场事前演习。
    “你这是强奸”女孩的声音徐徐响起,细听的话就会发现里面没有丝毫的慌张亦或是别的情绪。
    男人似乎微微停顿,连一旁的靳佑和都向她投来目光。
    “哈哈哈,付曦文你行不行啊,人女的都骂你强奸了,这你还忍的住?”靳佑和调侃他。
    “闭嘴”压在女孩身上的男人气势一瞬间阴狠起来,“强奸是吧,我今天就奸死你这个小骚货。”
    说完放弃了做前戏的打算,转而解开了他自己的皮带,就要退下西装裤。
    就是现在!明姝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腿部借力,利落地从墙壁与男人之间的狭小空间翻了出来,一脚踹开包厢门,冲了出去。
    女孩一只手整理上身的衣物,另一只手不忘冲房里的众人比了个中指,“嗤,姐不喜欢烂黄瓜。”然后潇洒地往前跑去。
    耳边的耳坠子随着主人的动作潇洒的一晃,也消失不见。
    “操”付曦文往地上狠狠地一吐口水,“等抓到她我要第一个操。”旋即跟了出去。
    房间里的三人都停止了动作,还没有人能当着付曦文的面从他手里逃脱的,更何况是一个女人。
    诸斯挺着胯间的巨物,看着女孩的方向,“有趣”语气里充满了隐忍的兴奋,
    宿野已经完事,提上篮球裤搭上靳佑和的肩膀,两人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欲望。向来享受着各种女生倒贴的两人,明姝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一种新的挑战。
    “快走”明姝从三楼下来,直直奔向坐在卡座上的宣琳,拿起包就扯着宣琳向外狂奔。
    虽然刚才明姝成功逃离,可那不过是趁对方放松时才能得逞,现在再来一次,依据男女天生的体力差,她没把握能逃过,明姝的大脑在冷静的分析着,更何况她人生地不熟的,不是硬碰硬的时候。
    “哎哎哎,怎么了阿姝?”宣琳边跑边气喘吁吁的询问。
    “没什么,碰上脏狗了。”说完,二人的声音消失在夜幕中。